=孢菌。
叫孢就好
不会写文……
超爱你们

【晨露欲坠,天色将明】

头像from@没有金就要死的幽子
最爱的人@罗口工汼 ❤
她画画超棒呜呜呜呜呜呜(嗷你们可以叫她蜗牛也可以叫她疏羽w)
画绑@没有金就要死的幽子

不混凹凸,只混同人
瑞金洁癖,其余杂食
雷嘉瑞嘉,和雷卡雷
渴望减肥却控制不住ji己
别期望看车,我不会写车!!!
月更选手(耶(有什么好兴奋的暴打自己)
7.12生日(眼神暗示
注意:这人情商超低!!!
幼儿园水平文手!【高亮】

【雷安】奇妙的二人世界?(二)

前篇:(一)

后篇:(三)

——

04.

拿到海盗船的雷狮安静极了,安静的让安迷修以为这家伙转性了。

不过这样也好,至少不会把他气的半死。安迷修心想。

仔细的打量着雷狮,安迷修竟然觉得现在的雷狮莫名可爱?!

安迷修被自己的想法吓到了。

那家伙……抢劫打架之类的事情之前可是没少干过啊。

她不断这么催眠自己。

可是……看到雷狮的脸的时候,这些想法就被她扔到九霄云外了。

然后,情不自禁的伸出了手,捏了一把雷狮有些肉嘟嘟的脸。

啧啧啧,软软的。

等沉浸在海盗船中的雷狮反应过来时,他顿时感觉自己高大威猛(?)的形象被遭到严重侵损。

好想一锤子敲死这个这个蠢骑士怎么办?

   

安迷修看见他这个表情之后,有些不爽,伸出手用力的扯了他的脸:

“瞪什么?再瞪也没用。这么小一只的你可不一定是我的对手啊。”

雷狮只感觉脸上很疼,一个没忍住,眼泪就流了出来:“放……放手。”

这可吓了安迷修一大跳,赶紧松手:“恶……恶党,你……你没事吧?我……”

吓得都结巴了。

“我,没,哭。”雷狮感觉真是羞耻极了,想让他赶紧找个地缝钻进去。

可……这泪涌的更多了。

他,他控制不住啊……

安迷修见他哭的更凶了,赶紧伸出手,笨拙的帮他擦泪,抱了起来:“别哭了啊,坐完旋转木马我陪你做海盗船好不好啊?”

雷狮这才好不容易的抑制住这这个年龄段的生理泪水。

    
  

05.

两人终于到了游乐场。

这可把安迷修激动坏了,抱着雷狮就以百米冲刺的速度冲向旋转木马。

然后……

看见了长长的队伍时,安迷修默默的在角落里抹眼泪。

雷狮从她怀里跳了下来。

“诶,恶党你要去哪里啊?”

“随处转转。”顺便给你买点东西。

“哦。”

   
雷狮回来时,手上拿着两个冰激凌。

“喂安……”他的声音卡住了。

因为他看见一个男人偷偷靠近安迷修,脸上的表情要多猥琐有多猥琐。

那人拿出手机,把手机小心翼翼的放在安迷修的短裙下。

手机屏幕还是亮着的。

而安迷修那个白痴,还在低头玩手机,什么都没发现。

啪的一声,雷狮手上的冰激凌掉到了地上。

当他看见那个男人在拍的那一刻,雷狮只感觉到一股莫名的怒火从他心中涌起。

    

那人拍完后一脸满足的离开了。

他感觉被撞了一下,低头一看是个小孩:“哪来的臭小子,不长眼的撞老子……”

“哦?是么?看来你偷拍本大爷的女朋友的裙底,偷拍的很开心呢?”

那人被雷狮的眼神吓到了一下,随后反应过来竟然被一个小孩子吓到了,不禁大怒:“小崽子管的挺宽的么?老子想干什么就干什么,你管个屁。”随即一拳上来,打向雷狮。

“是啊,本大爷从来不管闲事。”雷狮稳稳的接住了那一拳,“可惜,你拍错了人。”

说罢,一腿踢向那人小腹,直接把那人踢翻在地:“你拍谁不好,偏偏拍的是本大爷的女朋友。”

雷狮双手抄着裤兜,趁对方没反应过来时,一脚踩在那人的要害之上,脸上满是暴虐的神情:“把照片删了。”

“什么?”

“还要本大爷再重复一遍?”雷狮加重了脚上的力度。

“大……大爷饶命啊,小的这就删,这就删。”

看见那人把照片删了之后,雷狮才松开脚:“别让我发现你还有存档,否则……你就不一定是个真正的男人了。”

“听懂没有?”

雷狮看了看远处的安迷修,叹了口气:“真是个名副其实的笨蛋骑士。”

看了看地上已经融化了的冰激凌。

真是可惜了。算了,再去买个别的吧。

    

06.

安迷修看见雷狮回来了,激动的冲了过去:“快点快点,这么慢,马上就要到咱们了。”

雷狮看了她一眼,随后解下手腕上绑的小马气球,满脸嫌弃的递给他:“给你买的,傻逼。”

“谢啦。”安迷修对他微微笑了一下。

雷狮呆了一下。

听见了铃声,安迷修兴奋起来了“赶紧的,到我们了。”

随后抱着他上了马。

木马缓缓的动了起来。

雷狮抬起头看着满脸开心的安迷修,第一次觉得这个蠢骑士很好看。

他轻轻的靠在安迷修的怀里,听着身后的人如银铃般的笑声,破天荒地的觉得其实变小也挺好的。

他注视着安迷修,更萌生出了一种念头:

要是这家伙……一直是女生的话,也不错。

这家伙现在的样子,真的让他,有一种移不开眼的感觉。

他紧紧的盯着安迷修的唇瓣。

如果亲上去,这家伙会有什么表情呢?

他这么想。

然后……也真的这么做了。

他伸出一只手扯住安迷修的领带。她一时不察,身子往前倾了倾。

而雷狮早已转过身来,猛地吻了上去。

刹那间,整个世界仿佛的安静了。

四目相对。

翡翠色的眸子有些震惊的对上那绛紫色的眼眸。那紫色似乎有着某种魔力,让她沉醉其中。

雷狮的舌灵活的撬开她的牙关,准确的找到她的舌,随即与之交缠。

这个吻持续了很久才结束。

雷狮松开拽住安迷修领子的手,看着安迷修有些潮红的脸,只觉得有股热流涌上脑门。

他趴在安迷修肩上,用只有他们那个听见的声音说:“呐,你知不知道,你的这个样子,很想让我……”

安迷修自然明白他的意思,有些害臊了:“喂,你现在只是个孩子啊。”

“……等我变回去之后就可以了啊。”

——tbc——

评论
热度(29)

© 積極廃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