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孢菌。
叫孢就好
不会写文……
超爱你们

【晨露欲坠,天色将明】

头像from@没有金就要死的幽子
最爱的人@罗口工汼 ❤
她画画超棒呜呜呜呜呜呜(嗷你们可以叫她蜗牛也可以叫她疏羽w)
画绑@没有金就要死的幽子

不混凹凸,只混同人
瑞金洁癖,其余杂食
雷嘉瑞嘉,和雷卡雷
渴望减肥却控制不住ji己
别期望看车,我不会写车!!!
月更选手(耶(有什么好兴奋的暴打自己)
7.12生日(眼神暗示
注意:这人情商超低!!!
幼儿园水平文手!【高亮】

奇妙的二人世界?【雷安】(三)

哇哇哇我肝爆。

吐血而亡——

元旦快乐啊啊啊啊

前篇:(二)

——

07.

安迷修表示这辈子都不要坐海盗船了。

太坑人了。

     

      
坐完旋转木马后,雷狮可以说是直接拖着她向海盗船的去的。

当安迷修看到海盗船后,表情不淡定了。

“恶党,在下可以拒绝吗?”

“哦?之前是谁说要陪本大爷的?怎么,你那狗屁骑士道里没有说过要遵守诺言吗?”

“……”

“还是……”雷狮看着她,伸出手,从头上方猛然扯住她的领带,逼迫她与自己平视,“你怂呢?”

“在下当然敢。在下没有什么好怕的。”安迷修硬着头皮说。

决计不能被恶党小看了。

“那就别怂,上去啊!”然后强制性的把她推上了船。

安迷修在坐上去的那一瞬间后悔了,刚想认怂,海盗船启动了。

雷狮坐在上面,桀骜不驯的眼神俯视着川流不息的大地。

他喜欢海盗船这个娱乐项目的原因是因为,每当被甩到空中的时候,有一种让他兴奋的刺激感。以及

一种让他有了拥有这片大地,俯视着一切并掌控着他们的感觉。

他喜欢这种感觉。

    

但他并没有注意到一旁的安迷修如同吃了屎一般的表情。

  
08.

雷狮玩完后兴高采烈的下了船,身后跟着脚步虚浮的安迷修。

“喂白痴骑士,我们……”他拽着安迷修向另一个方向走去。

感觉到身后拽着的家伙好像有点不对劲,他猛地回头:

“你……”

看见安迷修苍白的脸色后 他的心居然莫名的揪了一下。

安迷修一脸虚弱的看了他一眼,下一秒……

   

飞扑向一旁的垃圾桶,抱着就猛吐了起来。

雷狮:……

“你的身体素质也太差了吧?”

“呕……”安迷修好不容易吐完,拿出纸和水杯擦擦嘴,漱漱口:“关键是,在下从没玩过这种东西啊!”

“你玩旋转木马的时候也没见你吐啊。”

“那不一样,”安迷修白着一张脸,眸子因刚刚的不舒服而染上了水光,如同两块上好的翡翠一般,“它们晃动的频率不一样啊,旋转木马的频率是……”

“停,我可没兴趣听你长篇大论。我现在饿了。”

“那你想咋办?”安迷修翻了个白眼,“我没力气了。”

“去前面那家糕点店,你买点面包什么的,顺带找位置歇歇。”

安迷修惊诧的看了雷狮一眼:“我的妈今天是不是太阳从西边出来了?雷狮居然会体谅别人。”

雷狮突然想把佩利放出来咬死这个傻逼。

“……趁我还没有改变主意,给你。一秒钟时间思考去还是不去。”

安迷修顿时毛骨悚然:“当然去。”

   
09.

二人在店里找了个位置坐下。

安迷修买了一袋面包啃,雷狮则拿了一听啤酒,顺带买了块蛋糕 ,嗯,给卡米尔的。

安迷修一边把面包往自己嘴里塞,一边眼睛还不停的转。

她的目光停止了。

因为她看见了熟人。

“恶党,你看你看,那个不是你室友格瑞和他的发小金吗?周末来约会吗?”

雷狮顺着她指的方向看去。果然,一个带着黑色发带,满脸冷漠,气场瘆人的白发少年正在被一个金发碧眼的男孩子拽着。

不正是格瑞和金吗?

金喋喋不休的向格瑞说些什么,而格瑞则全程冷漠脸。

不过从他没有推开金的行为上来看,他并不讨厌金的这一行为。

雷狮感觉被塞了狗粮。

他把头扭过来,一边喝啤酒,一边静静的看安迷修吃面包。

他认为这家伙吃东西的时候真是顺眼了许多啊,甚至还有点可爱。

这家伙每次吃东西的时候腮帮子一鼓一鼓的,活像一只仓鼠。

安迷修被他盯得不自在:“恶党你干嘛光盯我啊?”

“哦,只是想看你吃东西的样子,”雷狮毫不掩饰自己的想法,“看的本大爷都想尝尝了呢。”说着舔了舔嘴唇上残留的啤酒液,充满了一种x暗示,可惜是小孩子的身体。

“哦,”粗线条的安迷修没有领悟到他的另一层意思,“又没你喜欢吃的。”

“当然有啊。”雷狮猛然凑近安迷修。

安迷修往后缩了缩,下意识的拿起面包:“想吃面包的话自己去买去。”

雷狮:……他不是这个意思。

他突然感觉自己和安迷修完全是两个频道的人。

    

    
“你……诶呦”雷狮的身子向一侧歪了歪。

“怎么了?”安迷修侧过身子低头一看,看见一只脚正踩在雷狮的头巾末端。

这踩上去娃子怕是药丸。安迷修心想。

“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金走过来的时候没有注意,赶忙抬起脚道歉,而他身边的格瑞似乎也把目光移了移。

雷狮的脸都黑了:“本大爷的头巾……”说着就站起身来,看样子想动手了。

“冷静冷静。”安迷修赶紧拽住他。

“对不起嘛,我不是故意的……”金委屈的看了一眼雷狮,不停的道歉。

过了几分钟,突然安静了下来。

“咦,你怎么那么像格瑞的一个室友雷狮呢?”金直接被吓住了。

格瑞听见这话后,终于把注意力放了过来,看见雷狮后,怔住了。

金拽了拽格瑞的衣服:“格瑞,你看他怎么那么像雷狮啊?他是不是雷狮的儿子啊?”

儿子……

雷狮的脸简直比银爵还黑,一旁的安迷修直接就笑喷了。

雷狮冷冷的看了她一眼,她当时就噤声了。但是从她一怂一怂的肩膀,不难看出她的幸灾乐祸和憋的有多辛苦。

格瑞目光复杂的看了看雷狮一眼。等他看见雷狮旁边的安迷修时,目光更加复杂了。

他好像明白这是怎么一回事了。

“诶格瑞,你干嘛拉我走啊,我……”金最后被格瑞强制性的拖走了。

“笨蛋。”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看着他们走远。安迷修终于能笑出声,“你的儿子,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雷狮:……

“安迷修,我觉得你皮痒了。”雷狮拿出了雷神之锤,“打一架吧。”

“噫——咦?”

——tbc——

评论
热度(22)

© 積極廃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