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孢菌。
叫孢就好
不会写文……
超爱你们

【晨露欲坠,天色将明】

头像from@没有金就要死的幽子
最爱的人@罗口工汼 ❤
她画画超棒呜呜呜呜呜呜(嗷你们可以叫她蜗牛也可以叫她疏羽w)
画绑@没有金就要死的幽子

不混凹凸,只混同人
瑞金洁癖,其余杂食
雷嘉瑞嘉,和雷卡雷
渴望减肥却控制不住ji己
别期望看车,我不会写车!!!
月更选手(耶(有什么好兴奋的暴打自己)
7.12生日(眼神暗示
注意:这人情商超低!!!
幼儿园水平文手!【高亮】

[瑞金]金最近养了一只狗

这个……还是脑洞,就是突然很想写养狗的

对没错我家最近就养了一只狗

◎ooc注意

◎瑞金两人是发小,同居关系,但还没有交往

以上,OK?

——

“格瑞你看,这里有一只小狗诶。看起来应该只出生了几天啊!”

一个金发碧眼的男孩半蹲着,小心翼翼的扒开草丛,发现了里面熟睡的小狗崽。

小狗被来人的动静惊醒,有些懵懂的看着眼前的人。

金伸出双手,把一副没睡醒样子的小狗抱了起来。

“格瑞格瑞,它好可爱啊,我可以养吗?”

金仰起头,露出一个大大的笑脸,对着站在他身边的男生问。

“……不能。”

他身旁银发紫眸,满脸冷酷的男生面无表情的说。

“诶为什么啊?”

“……没有为什么。”

因为带回去之后还需要他来照顾,太麻烦了。

“格瑞~你就让我养嘛!我发誓我来照顾它。真的,我说话算话。好不好嘛~”

金看见格瑞不答应,更加抱紧了怀中的小狗。用可怜兮兮的表情和语气说。

格瑞看着金现在的样子,别过脸去,耳尖微微有些泛红,不仔细看根本看不出来:“……随你了。”

“耶,我就知道格瑞最好了!

“我一定会好好照顾它的。”金信誓坦坦的说。

“……”

把小狗带到家门口时,它才反应过来自己有了个主人。

格瑞打开门,金首先带着小狗冲了进去。

他把小狗放到地上,小狗欢快的围着他转来转去。

金伸出手,摸了摸它的头。

“我给你起个名字好不好啊?起什么好呢……”

金沉思了一会儿,“叫你幻幻好不好啊?”

“算了算了,不叫你幻幻了,我再想一个吧。”

在客厅收拾东西的格瑞身子一僵。

居然把狗的名字取成紫堂幻,真不愧是金。

可别一时兴起把狗取成跟他名字差不多那就尴尬了。

格瑞尽可能的降低自己的存在感,防止金注意到自己。

和狗共享一个名字,他不敢想。

“嗯……,就叫你箭头吧。”金终于下了决心。

小狗——箭头摇着尾巴,亲昵的舔了舔金的脸。

“哈哈,好痒啊。箭头,不要再舔了。”

格瑞冷漠的转身进了厨房做饭。

看着桌子上的饭菜,金开心的像个螺丝。

“格瑞做的真好吃!”

格瑞把肉都放到了金的碗里。

“格瑞最好了。”

金一边大口的吃着,一边对着格瑞扬起了灿烂的笑容。

“……”

格瑞冷酷的轮廓似乎柔和了一点。

他伸出手,擦掉了沾在金嘴角的几粒米。

金发现后,对着格瑞就是一个傻笑。

箭头凑过来,围着金打转,眼神紧紧地盯着金碗里的饭菜。

“箭头你饿了吗?”金夹起一块肉,准备喂给它时,一只手伸了过来,按住了金的手。

“等会给它买狗粮就好。”

格瑞看着箭头,冷冷的说。

箭头被格瑞吓得一哆嗦,转身就跑。

“啊……哦,好吧。”

吃过饭后,两人带着箭头来到了宠物店。

“欢迎光临!”

一个棕发男子从里间走了出来。

他的眼睛是翡翠般的颜色,笑起来给人一种特别安心的感觉。

“安迷修?”格瑞有些吃惊,但表面上看起来很是平静。

“格瑞?没想到是你啊。”安迷修愣了一下,随即反应过来。

“我只是来这里打工的。诶,说起来,你怎么来宠物店了?我记得你家没宠物啊。”

安迷修看了看格瑞,又看了看站在他身边的金以及箭头。

“哦,原来是金新养了个小狗啊。这小狗挺可爱的嘛。”

安迷修摸了摸箭头的头,箭头一脸享受。

“你们要买什么啊?”

“狗粮。”金抢着说,他对格瑞这个同学好感度挺高的。

“好的,稍等一下。”

安迷修走进里间,翻了翻,拿出一袋小狗狗粮来。

“给,小狗的狗粮。”

“谢谢。”金给了安迷修一个大大的笑脸,对方也抱以微笑回复。

散完步后,金就抱着箭头回去了。

他打算给箭头洗个澡。

金端了一盆温水,把沐浴露准备好。

“箭头,过来。”

箭头有些迟疑的看了看水盆。

“没事的啊。洗澡很舒服的。”金穿着拖鞋吧嗒吧嗒是跑过去,抱起箭头,走向水盆。

他把箭头放到水里,箭头起初有些挣扎,一直想跳出水盆。但是都被金抱了回来,强行洗澡。

箭头过了一会儿就不挣扎了。舒舒服服的蹲在水盆中,享受着金给它的身上打满泡泡。

“嘿嘿,箭头,这样才乖嘛。我就说洗澡很舒服的吧。”

格瑞进来看到的就是这一幕。

金拿着花洒,细细的给箭头冲洗着身上的泡泡。而被伺候的主角,则一脸享受的样子,舒舒服服的泡在水里,任金给它冲洗。

格瑞站在门口一动不动的看着他们。

箭头似乎感觉到一道不友善的目光看向了它。

它睁开眼睛,正好看见格瑞在门口冷冷的盯着它,严重的寒意重的让它发抖。

“嗷……呜呜……”

正在仔细冲洗的金没有感觉到不对劲,依旧在办着手上的事情。

突然,箭头挣开了金,向门口窜去,带着一身的水就跑了。

“箭头……你要去哪里啊?”金追了出去,却一下子撞到了一个胸膛上。

金抬头一看,是格瑞。

“格瑞格瑞,你能帮我抓住箭头吗?”金抓住他的手臂晃来晃去。

“……不能。”

“诶,为什么啊?”

“……去睡觉。”

金抬头看了看表。

十点了。

“哦。”

金坐在床上,看着在角落里的箭头,挥了挥手:“过来。”

箭头屁颠屁颠的跑过去了。

金抱着箭头盘腿坐在床上,箭头则把头枕在他的大腿上。

格瑞进来看到的就是这副场面。

他眼神一凛,死死的盯着枕在金腿上的箭头。

箭头猛地睁眼,看见格瑞那可怕的眼神,顿时就跳了下去,跑的无影无踪。

仿佛背后有死神追着一样。

“……”

金看呆了。

“金,睡吧。”

“哦,好。”




大半夜,门外响起了扒门声。

格瑞睁开了眼睛。

过了一会儿,扒门声没了,取而代之的是一阵阵奇怪的叫声……

……估计是那只狗吧。

这叫声成精了。

格瑞看了看身边的某人。

金睡的死死的,一点影响都没受到的样子,整个人几乎呈一个“大”字状躺着。空气中安静的能听见他的呼吸声。

格瑞轻轻的走出了房间。

第二天一早。

“早啊格瑞。”

“嗯早。”

金揉揉眼睛,过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

“咦,箭头呢?”

“……估计去找它妈妈了吧。”

“……原来是这样……希望它能成功吧。”

金虽然有些失落,但很快置之脑后。

“格瑞,现在几点啊?”

“八点半。”

“哦,八点半啊。”金蒙了头,又躺了下去。

……

……

……
“等等,八点半?迟到了迟到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格瑞怎么办啊!”金猛然坐起,被子一推,以最快的速度穿好衣服。

格瑞静静的看着他做完了这一切后,慢慢的说道:

“……金。”

“今天是周末。”

——End——

评论(4)
热度(17)

© 積極廃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