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孢菌。
叫孢就好
不会写文……
超爱你们

【晨露欲坠,天色将明】

头像from@没有金就要死的幽子
最爱的人@罗口工汼 ❤
她画画超棒呜呜呜呜呜呜(嗷你们可以叫她蜗牛也可以叫她疏羽w)
画绑@没有金就要死的幽子

不混凹凸,只混同人
瑞金洁癖,其余杂食
雷嘉瑞嘉,和雷卡雷
渴望减肥却控制不住ji己
别期望看车,我不会写车!!!
月更选手(耶(有什么好兴奋的暴打自己)
7.12生日(眼神暗示
注意:这人情商超低!!!
幼儿园水平文手!【高亮】

[瑞金]重逢之时(上)

这次,熬夜的产物。我也不知道我写的什么。还是比较喜欢这种类型了

◎双杀手设定

◎不确定有没有ooc

以上

  

  

——
夜晚。

川流不息的车辆在街上奔驰着,路边的霓虹灯把这条繁华的街道照的如同白昼。再往前走,一栋这座城市非常著名的摩天大楼矗立着,每层楼基本上都开着灯。

这个国家最著名的金融中心,许许多多的大人物都在今晚聚集着。据说在今天晚上,这里有一场十分重大的宴会。

优雅的古典音乐声,以及男人的皮鞋和女人的高跟鞋鞋跟在地板上发出的哒哒的碰撞声,混合着一些嬉闹声,时不时从楼中传来。

而在这栋楼周边,还有一座比它要矮些的高楼。虽然离那栋摩天大楼较远,但是却还是能吸引人们的目光。

  

不过与之不同的是,这栋楼里黑黢黢的,安静的不可思议。
  
   

在最高的一层中,一部M21狙击枪正架在窗边,枪口对准了某个窗口中一个走动的身影。蔚蓝色的双眼一只闭着,另一只则贴在瞄准镜上。

一根细长白嫩的手指轻轻的搭上了扳机。

   

而那被秒准的人似乎并未发觉有枪口对准了他,仍在与身边的一个权贵交谈着。

手指微弯,扳机被扣下。子弹飞快的冲出枪膛,准确无比的射杀了那个人。

  

“Give over!”一个充满了活力的少年的声音从狙击手的口中发出。

   

那人倒地后,周围的人都发出了尖叫。场面瞬间变得混乱不堪,无数的人蜂拥向出口。大厅里潜伏的特警几乎也是在同一时间冲了出来。

   

金早在射出了子弹之后就起了身,看都没有看自己到底有没有成功射杀。他有100%的自信,因为他有这个资本。

他可是从未有过败绩的神射手。

  

他轻轻的哼着小调,脸上带着笑意。但是在他转身的一瞬间,他的笑就僵住了。

因为门口突然涌进了大批的人,无数黑洞洞的枪口对准了他。

   

怎么回事?

  
  
无数黑衣人突然让出了一个道,随后从里面走出了一个男人。

他一边走着,一边鼓掌说:“不错,真是不错。”
   
  

金看见那个人后,下意识的扭头看向身后窗户对着的那层楼。场面还是很混乱,那就说明他确实击杀了那个人。

   
 
但他的击杀目标,为何会看起来没有受一点的伤?并且,安然无恙的出现在他面前?

  

男人笑了笑,对他说:“不愧是有神射手之称的Gold,扣下扳机后连确认都没有确认就起身收拾枪械。”男人渐渐向他逼近,“但是你却没有想到,我会毫发无伤的出现在你面前。”

金的瞳孔骤然一缩。

   

“‘那个被我射击的人一定是这个男人,我不会搞错的’你的心里一定是这么想的吧?”男人似乎看穿了他的心思,“但是,你确实没有杀了我。你击杀的那个人,可是我好不容易找来的和我长的挺像的替身,我又花了巨款给它整了容,所以他才与我看起来一般无二。”

   

糟了!

    

金下意识的摸向了自己身体两侧放手枪的位置。

但是那人也缓缓的举起了手枪,对准了他。

    

金准备拔手枪的手突然顿了顿。

他本来的任务就是狙击这个人,并没有带太多子弹。如果这时候用,估计用完后,自己还是会被杀。

再说他并不是特别擅长近身肉搏。

怎么办?

    

这时,金突然想到了当时在临行动之前上头给他说的话:“如果有什么意外的话,你就从你的那个窗户那里跳下去。在你跳下去后,我们埋伏的人也会在暗处击杀他。在下面会有人接应你的。”

     

狙击枪在这时候并没有什么用,甚至还可能是个累赘。金果断的选择了弃枪,冲向窗户,猛然跳了出去。

   

那个男人几乎是在金跳下去的瞬间开了枪,子弹没有射中要害,却打中了金是脚裸。他疼得倒吸一口凉气。

在这时,四面八方埋伏的人都对着那个男人进行扫射。那人估计也没想到还有埋伏,直接中了弹,倒下了。

     

不过十几秒的时间,金却觉得长的想几个世纪。在下坠的过程中,金闭上了眼睛,心中不断的想:“我要死了吗?我……我还有许多事情没有做啊。”

我还没有找到格瑞啊!

    

“啊——”金轻呼一声,感觉自己已经着地。

——并不疼。

金确定他着地了,是因为他感觉落到的地方很凉,又有些冷。但是地面并不软啊。

金睁开眼,看见的就是一个人的下巴,以及两条接住他的手臂。

接住他的人有着银白的发,刀刻般的俊颜,一双紫罗兰色的眼睛。紫罗兰色本该是浪漫又温柔的,但是在这双眼中,却泛着阵阵冷意。

    

金突然觉得这人有些眼熟,似乎与朝思暮想的人很像。

“格,格瑞?”

    

本来格瑞接住从天而降的人后,看都没看一眼就准备丢掉。可是当他听见这个声音后,他停止了下一步的动作,低下头,仔细打量怀中的这个人。

     

他很震惊,所以本来平静的音调有些颤抖:“……金?”

“嗯,是我。”

    

认出格瑞后,金欢快的搂住了他的脖子,“格瑞,我终于找到你了!”

“……嗯。”

    

他又何尝不是呢?他花了十年的时间也没有找到对方,他几乎都快绝望了。在金离开的十年里,他每一分每一秒都在想金。

没有金的世界,在他的眼中,都失去了色彩。

无数次做梦梦见与金重逢,却总是在梦醒是发现这是虚假的。

格瑞没有想到过他会在这种时候与金相遇。

   

在金抱住他的时候,他没有像十年前那般推开他。因为他害怕。他怕他推开了金,就会像当年那般。

他绝不希望这样的事情再次发生。

     

不过他很快反应过来这并不是想往事的时候。

因为草丛中突然窜出了许多黑衣人,个个手里拿着枪像他们射击。

     

格瑞带着金迅速的闪避。他本想拉着金一起跑,但是他却发现金的行动并不是那么敏捷。自己的手臂上似乎有湿乎乎的东西往下淌。

格瑞低头一看,发现金的脚裸处正在向外汨汨的冒着鲜血。

     

金向格瑞吐了吐舌头。格瑞虽然很生气,但是看见金这个样子,叹了口气,把金背在了自己背上。

金很轻,并不是想象中的那样。轻的如同羽毛,他一只手臂就可以托起金让他趴在自己背上。

格瑞心里有些发酸。这些年,金到底过着怎样的日子,才会让他的体重不似这个年龄段应该有的。

    

而金则在格瑞的背上,看着后面的追兵,咬了咬牙。

他拔出手枪,转过上半身,对着那些人进行疯狂的射击。

      

格瑞在跑的过程中,同样也发现了前面也有埋伏的人。他用那只没有托住金的手拔出枪,对准了躲在暗处的人。

两人一前一后,默契十足的配合,仿佛还是他们六岁之前并肩作战的样子。

   

一阵枪响过后,敌人清理了大半。这时,金的子弹也用光了。

“该死!”金丢下了手枪,非常的郁闷。

    

不过他们运气也挺好,一分钟后他们到达了停车的地方。

“快。”格瑞迅速拉开车门,把金放在位置上。自己也快速坐到驾驶座上,一脚油门踩了出去。

    

金在车内翻出了医药箱,快速的给自己的脚裸包扎。

     

包扎完后,车身突然砰砰砰的几声,金也反应了过来:有人在射击他们的车。

“后备箱有枪。”格瑞突然发声。

这种情况下金当然知道该怎么做。

“没问题。格瑞,看我的吧!”

——Tbc——

我撑不住了,我先去睡了。

评论(3)
热度(12)

© 積極廃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