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孢菌。
叫孢就好
不会写文……
超爱你们

【晨露欲坠,天色将明】

头像from@没有金就要死的幽子
最爱的人@罗口工汼 ❤
她画画超棒呜呜呜呜呜呜(嗷你们可以叫她蜗牛也可以叫她疏羽w)
画绑@没有金就要死的幽子

不混凹凸,只混同人
瑞金洁癖,其余杂食
雷嘉瑞嘉,和雷卡雷
渴望减肥却控制不住ji己
别期望看车,我不会写车!!!
月更选手(耶(有什么好兴奋的暴打自己)
7.12生日(眼神暗示
注意:这人情商超低!!!
幼儿园水平文手!【高亮】

【瑞金】星夜

 给@欢凌汪 的(名字乱起的你别在意啊我不会起名字)

写的很匆忙了,因为出了一些事情,有些草吧

有原作向

我想象中瑞金的小时候

有我的ooc吧

好了

开始喽!

——

金是在一片废墟中遇见格瑞的。

      

     

那天金和秋姐弟两人吃完饭后,姐姐秋收拾了一下碗筷,背上了篓,准备出发采矿。

登格鲁星的人都是采矿为生的。

照例,秋每次出发前,总是要仔细叮嘱金一些事情,叫他小心点啊什么的。

若是平常,金肯定会同意的然后目送秋离开。

但是这天,金却强烈要求也要一起去跟秋采矿。

“姐姐,我也想跟你一起去。”

秋听见后,准备迈出门的脚停了下来,然后转过身子,半蹲着问:

“为什么今天要跟姐姐一起去采矿呢?”

“因为今天是我生日啊,我又长大了一岁,我也是个男子汉了,可以帮姐姐一起去干活分担了。”

听到这话后,秋笑了起来:“好啊,那姐姐很期待啊。”

“嗯,我一定会给姐姐帮上忙的。”金说着便撸起了袖子,稚嫩的脸上一副干劲十足,信心满满的样子。

   
姐弟俩手拉着手一起来到了采矿的地方。

“姐姐你看,这个紫色的石头是什么啊?”金指着地上的某处问。

“让我看一下啊......”秋蹲下身子,仔细的观察着,“好像是紫水晶矿啊......”

秋拿出来工具,小心翼翼的挖着。渐渐的,整块都露了出来。

紫色的水晶矿在阳光的照耀下,折射出了许多斑斓的光斑。

“真的是紫水晶矿啊,而且还挺纯正不含杂质的啊,这个应该能卖不少钱。”秋端详了一阵,啧啧称赞了一会儿,然后把手往后一背,放进了身后的篓中。

“金,我们分头行动吧。”秋站起身来对金说。

“好的姐姐,我们来比一下谁发现的更快吧!”

“好啊,那我们开始喽。”

         

         
金跑到另一边去,仔细的查看着。如果有发现也不停下,拿出工具就开始挖。

没一会儿功夫,他背上的篓中已经放了好几块矿石了。

嘻嘻,这么下去赢的人肯定是我。

金擦了擦头上的汗,又扭头看看身后篓中的矿石,嘿嘿一笑,这么想着。
于是他往地上一坐,打算歇几口气。

原来姐姐平时这么累啊。

金无聊的转了转眼珠,却被在阳光下一闪而过的一抹白色吸引住了。

难道是非常值钱的矿石吗?

想到这里,金立刻弹了起来,背上篓就跑了过去。

 

        

    

金跑过去后,发现白色是在一片废墟之中的。

而那片废墟似乎是一堆散掉的铁皮,都非常的老旧了,现在都变成了废铁,只有那抹白色异常的显眼。

金费力的把那些废铁给抬开,抹了一把脸上的汗,才仔细的打量那个东西。

......不过只看了,他就被吓了一跳。

他一直以为是矿石的白色居然是一个人的头发。

只不过那个人......应该说是那个孩子已经昏过去了。 

金蹲下身子,仔细的打量这个昏过去的孩子。

这个孩子一头银白色的头发十分抢眼,脸上被血迹所覆盖。可能有一段时间了吧,血迹已经凝结干在了脸上,不过还是依稀可以看出这个孩子长得是很好看的。

金想把他抱出来,无奈年纪还小,只好抬起头,对着在对面的秋喊道:“姐姐你快来看,我发现了一个人啊!”

秋听见金的声音就赶了过来。

秋和金合伙把那个昏迷的孩子抱了出来,秋看着他满脸的血迹,又看见金那恳求的眼神:“姐姐,他看起来很可怜啊,要不我们收留他吧。”

 

       

格瑞在和他的父母待在一起的时候,门突然被打开,闯入了一群陌生的人。

那群人进了他的家,一句话也不说,在他的父亲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就突然拔出刀向他的父亲砍去。

当父亲的血溅到格瑞脸上的时候,格瑞的完全呆住了,似乎还没有反应过来究竟发生了什么。

等到格瑞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已经被他的母亲抱着塞进了一架老旧的飞船里。他的母亲把他放进去后打开了启动装置,然后用力的关上了舱门。

“妈妈!”格瑞大声的喊着,然后发疯了一般的冲向舱门,可能是因为他的母亲在舱门做了什么手脚,他无论如何也拉不开。

无奈,他奋力的拍打着玻璃,企图打破玻璃去找他的母亲。但是这时,飞船却启动了。

飞船越升越高,格瑞眼中的母亲越来越小。

他记得他看见母亲最后的场面,是那群人的刀捅到他母亲胸腔的时候,他的母亲瞬间就不动了。那个人抽出刀子,母亲也失去了支撑,倒了下去......

之后格瑞就在飞船里度过的。

只不过从那时起,他的眼中再也没有孩子的天真,紫色的眼眸中泛着阵阵冷意和强烈的恨意。

直到没有了燃料,飞船才被迫降临在了登格鲁星上,而在同时,他也因受到撞击昏迷了过去。

 

        

格瑞睁开眼睛,入目便是一个笑容灿烂的男孩子。

他直接一个抬手,就把面前的人推开了。

“哇呜好痛哇,你为什么打我啊?”金揉了揉脸,有些委屈的看向他。

“......”可能是因为他父母的事情吧,他变得不愿意靠近任何人了。

“这时哪里?”格瑞冷冷的问。

“这里是我家啊!我们在一片废墟里发现了昏迷的你,然后就把你带回来了啊。”

“对了,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呐。我叫金,你叫什么啊?”

“......我叫格瑞。”格瑞直觉感觉这个人并没有恶意。

因为面前这个人眼中清澈极了,自己的模样倒映在他的眼中,仿佛可以看透他整个人一般。

这让格瑞有些不太舒服,甚至是有些讨厌。

但是面前的这个人却怎么也让他讨厌不起来。

“从今天起,我们就是一家人了。”金笑了起来,他抬起自己的手,伸到格瑞面前,“今后就请你多多指教啦。”

格瑞的瞳孔微微放大,似乎有些吃惊。

 

          

他没有想到过在失去了自己的父母后居然还会有家人。

 

          

“格瑞格瑞,你陪我玩好不好啊。”金缠在格瑞身后粘着他就是不放。

“不要。我今天还要历练。”格瑞扛着大刀冷冷的说,脚步没有丝毫的停留。 

“啊......那你什么时候能陪我玩啊?”

“等我把这里的魔兽都杀完再说。”到那时,他就要找到那群杀害他父母的人,亲手杀了他们,为父母报仇雪恨。

那时,他也有能力去保护金他们了。

      

 

格瑞历练完回来,便发现屋子里安静的可怕。

金没有像往常那样缠着格瑞陪他玩,而是一个人静静地坐在椅子上,一句话也不说。

格瑞看见他的手上紧紧的攥着一个东西。

他走了过去,把那个东西从金的手中抽了出来。

是一张纸条。

上面写着熟悉的字迹,是秋的。

“金,格瑞,我去参加凹凸大赛了。我一定会回来的。所以不要想念我。——秋”

格瑞是知道凹凸大赛的,因此他知道秋去凹凸大赛是九死一生。

但是金这个笨蛋,似乎并不知道。

因为他看见金抬起了头,笑了起来:“我的姐姐啊,她可是一个非常厉害的人啊。她一定能赢得这场比赛的。”

     

 

笨蛋。

       

格瑞叹了口气,揉了揉金的那头柔软的金发。

“格瑞,你陪我去看星星吧。”

若是平常,格瑞肯定不会去的,因为他认为看星星很幼稚。

但是可能因为今天秋的离开,让金看起来没有平时那么无忧无虑了。

“......好。”格瑞破天荒地的答应了。

希望能让他开心一点吧。

“我就知道格瑞最好了。”

“......”

         

 

金拉着格瑞的手,找了一块看星星最好的位置,拉着他坐了下来。

“格瑞你看,这天上的星星,你觉得那颗最亮呢?”

“......”

  

“我觉的那颗最亮了。”金抬起手指着其中的一颗星星,偏着头对格瑞说道。

“......”他觉得最亮的那颗星就在自己的身边。

是金突然闯入了他的内心世界,让他已经变成灰白色的内心染上了一抹金色。

“那么格瑞你看,这么多的星星,哪一颗是姐姐她在的凹凸星球呢?”

他不知道。

秋姐他去参加了凹凸大赛,把金留给了他,是为了改变登格鲁星人的命运。

而他也迟早要去参加凹凸大赛的。

因为他想知道当年杀了他父母的凶手究竟是谁,亲手手刃仇人,即使同归于尽也无所谓。

可是......

老天却戏弄人一般,又给了他一个金,让他无法放下心来去参加大赛。

如果他离开了,金该怎么办?

金他不应该趟这趟浑水的。

...... 

格瑞突然感觉自己的肩头重了重,还有一些湿漉漉的感觉。

他低头一看——

金早已经睡了过去,基本上半个身子都靠着他,嘴角似乎还淌着口水,缓缓地流到他的衣服上。

算了,今天就随他吧。

格瑞叹了口气,自己挪动了一下身子,好让金睡得更舒服一些。

笨蛋。

这么近的距离,格瑞可以清楚的听见自己的心跳声。

格瑞抬起头,看了看群星璀璨的夜空。

自从经历了那起事情后,他基本上便不会有安心的时候了。

——除非金在他身边的时候。

似乎只有看见金和他那清澈干净的笑容以后,他才会安下心来。

......像现在这样也挺好的。

       

那时的格瑞还小,并不明白那种感觉到底是什么。

等到他明白,已经是很久以后的事情了。 

——End——
啊啊啊啊别打我啊

评论(3)
热度(25)

© 孢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