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孢菌。
叫孢就好
不会写文……
超爱你们

【晨露欲坠,天色将明】

头像from@没有金就要死的幽子
最爱的人@罗口工汼 ❤
她画画超棒呜呜呜呜呜
画绑@没有金就要死的幽子(我好想她

不混凹凸,只混同人
瑞金洁癖,其余杂食
雷嘉瑞嘉和雷卡雷
是个瑞金双厨,过激金吹
渴望减肥却控制不住ji己
别期望看车,我不会写车!!!
月更选手(不已经是年更选手了……
注意:这人情商超低!!!
幼儿园水平文手!【高亮】
中考长弧!!!

【瑞金】守护

给幽子滴生贺 @没有金就要死的幽子 

原谅我迟了

是答应好了的原作向

应该有ooc

不知道是刀是糖orz

——

“格瑞格瑞,你陪我玩吧!”一个八九岁的孩子追在另一个差不多大的孩子身后。

 

“别跟着我。”

 

他的眼睛是一种淡淡的紫色,明明是那么温柔的颜色,可是在他的眼中,却散发着无法言喻的冷漠。

 

“别这么冷淡嘛格瑞,陪我玩吧!”金发碧眼的男孩子不依不饶的追在他的身后,根本没有把对方说的话听在耳朵里。

 

“不要。”

 

“那你什么时候可以陪我玩啊?”

 

“......等我把这里的魔兽都杀完再说。”

 

“啊......?"金失望的叹了口气,“那我就去找姐姐玩了!”

 

“......去吧。”

 

 

“格瑞格瑞,我今天遇见了一群奇怪的人呢!"金兴致勃勃的对刚刚历练完回来的格瑞说。

 

金是那种藏不住事情的人,只要有发生什么他认为有趣好玩的事,都会拉着格瑞一脸兴奋的给他说。而格瑞被他缠得受不了的时候,才会放下手中的事情,叹口气,静静听他说。

 

“哦。”格瑞并没有太在意金说的话,只是拿起一块布,坐在椅子上擦他的武器。

 

金什么事都给他说,比如他今天捡到了一窝小鸟啦,救了一只受伤的小动物啦,捡到一块形状奇特的石头啦等等等等,都是他认为有趣的事情。

 

但在他眼里,那是很无聊的事情。

 

只有力量,才能找回自己想要的东西。

 

“我今天在森林里遇见了一群衣服很奇怪的人,他们都是一身黑衣......”

 

“......”格瑞依旧在擦拭自己的武器。

 

“.....格瑞你到底有没有在听啊!”金口干舌燥的讲了好久,却发现诉说对象根本就没有在听他说。

 

“......你继续。”格瑞轻轻点了点头,示意他在听。

 

金看到格瑞点头后,继续说了下去:“我感觉他们似乎再找一个人,但是他们说的话,我听不懂诶!不过我就记得他们的衣服上好像有一些奇怪的图案......”

 

“你说什么?”格瑞手中的动作顿了顿,然后抬起头,盯着金的眼睛。

 

本来还算有些温和的紫罗兰色眸子刹那间锐利了起来,周围空气的似乎低了下来。

 

——是那群人吗?那群一夜之间让他失去了父母的人......

 

——这么快的就发现了他吗?

 

金被这样的格瑞吓到了,小心翼翼的问道:“格瑞......你怎么了?”

 

格瑞愣了一下,眼中的寒意渐渐散去:“没什么。”

 

“金。”

 

“啊?”金懵懂的抬起头。

 

“......最近小心一些。”格瑞长了张嘴,但是到嘴边却只有这几个字。

 

 

金正在挖矿的时候,突然发现北边的森林似乎有些异样。

 

本来他是不用理会的,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他总有一种感觉。

 

——他一定要过去看看。

 

金也不知道为何会有这种念头,他只是觉得,如果不去的话,会发生他会后悔一辈子的事情。

 

所以他毅然丢下了手中的事情,飞快的跑向了那片森林。

 

 

等金到的时候,他看见了他一辈子也不想见到的场面。

 

格瑞被一群黑衣人围攻着,身上布满了伤痕,鲜血顺着皮肤流下来,落入了他脚下的土地里。

 

“格瑞!”

 

格瑞扭过头,明显是看见了金。他愣了一下,然后向他大吼:“笨蛋,快离开!”

 

“我不!”格瑞看见金向他跑来,推开了几个黑衣人,冲到包围中心。他感觉到有一双温暖的手扶住了他,然后就是一个倔强的声音。

 

“......笨蛋!快走啊,你打不过他们的!”

 

“可是格瑞,你还在这里啊!”

 

“别管我了,快走吧!”

 

“不行格瑞,”小男孩的倔强性格让他坚定的说:“我是不会丢下你不管的。”

 

“可是那样的话,你也会死的......”

 

“......格瑞,你知道吗?”金紧紧的盯着格瑞的眼睛:“我的心里有一个声音告诉我,如果我今天走了,你会死掉的。我同样会后悔一辈子的。”

 

“所以格瑞,这一次,就让我来保护你吧!”格瑞看见这个孩子笑着对她说,然后转过身子,把他死死的护在身后。

 

无数的武器向着他们两个袭来,其中一柄长刀眼看马上就要穿过金的心脏——

 

“金!”

 

***

 

格瑞猛地睁开了眼睛。

 

他怔怔的看了看自己的手,没有鲜血。又看了一下四周。

 

这是在凹凸大赛。

 

——还好只是梦。

 

他听见有个声音在心底这么说。

 

已经很久没做过梦了,为什么今天会梦到金呢?

 

他似乎,已经很久没有与他见过面了。

 

......算了,先回凹凸大厅吧。

 

 

 

 

“对,就是这样!"嘉德罗斯挥舞着手中的武器,张扬的笑着。

 

......疯子!

 

格瑞并不想理会嘉德罗斯的,他只想速战速决。

 

 

......不过看现在这个样子,嘉德罗斯是不会轻易放过他的。

 

“停手吧,这里不是战斗的地方。”

 

嘉德罗斯勾了勾嘴角:“想让我停手?就用实力吧!”

 

“......不可理喻。”

 

嘉德罗斯突然被上空的飞船吸引了注意力,然后格瑞就看到一个身影被甩到了嘉德罗斯脸上——

 

虽然被蒙特祖玛和雷德挡住了。

 

然后就以一个非常不雅的姿势摔了过去。

 

格瑞看见了金后,顿了一下,然后叹了口气,无奈道:“......果然,这小子还是来了。”

 

只见金揉揉脸,然后大大咧咧的跟没事人似的跟嘉德罗斯他们打招呼。

 

......

 

格瑞只想转身就走。

 

可是他突然想到了那个梦。

 

......笨蛋,我不值得你舍弃性命去救啊。

 

可是格瑞感觉自己的心似乎被什么东西捏了一下。那力道很轻,但却让他无法忽视。

 

然后他感觉自己的嘴角勾起了一个极淡极淡的弧度。

 

算了,还是我来保护你吧。

——End——

评论(2)
热度(40)
  1. 没有金就要死的幽子孢菌🍄 转载了此文字
    (升天)

© 孢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