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孢菌。
叫孢就好
不会写文……
超爱你们

【晨露欲坠,天色将明】

头像from@没有金就要死的幽子
最爱的人@罗口工汼 ❤
她画画超棒呜呜呜呜呜呜(嗷你们可以叫她蜗牛也可以叫她疏羽w)
画绑@没有金就要死的幽子

不混凹凸,只混同人
瑞金洁癖,其余杂食
雷嘉瑞嘉,和雷卡雷
渴望减肥却控制不住ji己
别期望看车,我不会写车!!!
月更选手(耶(有什么好兴奋的暴打自己)
7.12生日(眼神暗示
注意:这人情商超低!!!
幼儿园水平文手!【高亮】

【瑞金】晨光熹微

520了诶
那就来发瑞金呗
送给我最爱的人 @罗口工汼
希望宝贝会喜欢ww
写不出那种甜甜的感觉真是抱歉啊<(_ _)>orzzz
是高中生瑞金
学霸瑞x学渣金
不是同年级注意
渴望评论与小红心……

——

“铛,铛,铛……”

代表开考的铃声响了起来,微微有些短促。同学们听见这声音后,都慌忙把资料什么的复习资料通通放到考场外,然后一边口中嘟囔着刚刚记下的重点,一边走向自己的位置。

这个时候,谁都要临阵磨枪一下。

金发的少年坐在自己的位置上,自然也在努力的记着刚刚才记得差不多的概念结构。丝毫没有看到到刚刚走进来坐到他旁边的男生。

自然也没有注意到男生进来的时候引起了考场女生的骚动。

当卷子传到金手里的时候,他怔住了。

——谁来告诉他为什么他刚刚记得东西怎么都没有出来?!

湛蓝色的眼中弥漫着一丝迷惘,他把卷子翻了一遍又一遍,以确认他有没有发错卷子。

——没有。

这是金得出来的答案。

他有些沮丧的抓了抓头发,然后认命的把自己会的题写了上去。

虽然他会的题并不多。

写完会写的题后,他就开始盯着卷子犯困。

没办法,谁叫他一看字多的东西就会打瞌睡呢?

然后他把胳膊放在桌子上,把脸埋进了臂弯里。不超过一分钟他就睡了过去。

他的同桌,也就是那个银发的男生,听见自己的隔壁发出了一丝撞击声后,扭过头看了金一眼,看见了睡得正香甜的金。愣了一下后,他便又埋头写了起来。

“距离本场考试结束还有十五分钟,请同学们注意时间。”冰冷的女声从广播里传来,不带丝毫的感情。

在这个声音里,金猛然清醒了过来。他把脸从臂弯中转了个方向,以侧脸趴着的姿势,百般聊赖的打量着考场的同学们。

都在奋笔疾书啊。金感慨了一句,然后把头扭向了自己的同桌。

银发的少年低着头,一侧长长的刘海垂着,在透过玻璃的阳光的照射下,反射出夺目的色彩。淡紫色的眸子泛着清冷的色泽,竟比紫罗兰还要高贵几分。

这个人……长的挺好看的。

他把一只眼埋在臂弯里,另一只眼瞟着他的同桌,难得的发出了这样的感慨。

然后他坐直了身子,眼睛偷偷的瞄向他同桌卷子密封线内的名字那栏。

姓名:格瑞

原来他叫格瑞啊。

金发的少年暗暗的记住了这个名字。

随着最后一场考试的收卷铃声打响,金伸了个懒腰,把手中的试卷交了上去。然后收拾好书包,蹦蹦跳跳的拉着紫堂幻和凯莉离开了学校。

“金,这次做的怎么样啊?”凯莉叼着棒棒糖问道。

“别说了,我觉得我都不会。紫堂你呢?”

紫堂幻思考了一下:“我觉得不算太难,我基本上都会做。”

“哼,那种题根本难不倒本小姐。”凯莉看到金把视线转向她后,不屑的开口道。

“啊……”金顿时把脸皱成了苦瓜状。

“所以说,好好加油学吧。”凯莉略带怜悯的看了他一眼,然后拍了拍他的肩膀。

金跟凯莉和紫堂幻分开了之后,一个人走在回家的路上时,突然看见一抹银色从他的视线里一闪而过。

金定眼一看,那不是他今天考试的同桌嘛。

于是他突然小跑跟了过去,拍了对方一下:“嗨,你好啊,我叫金。”

被拍的人扭过头,认出来这是他今天考场的同桌。神奇的,他居然没有忽视对方,只是淡淡的回了对方一句:“格瑞。”

“格瑞你好啊。今天我们是同桌诶,真是好巧哦……”

金嘁嘁喳喳的跟格瑞说着,那样子像是认识了很久的样子。

格瑞一直是喜静的,金的声音可以称之为吵嚷,但是他这次却意外的没有生气,只是淡淡的听着,时不时嗯一声,算是应和对方的话。

两人走进同一栋楼时,金还没有反应过来有没有什么不对劲。但直到他们在同一层楼同时停下来的时候,金才反应过来:“诶格瑞,你怎么也停下来了?”

“我应该住在你隔壁。”格瑞沉默的看了看金正在用钥匙开锁的那间屋子肥大门牌号,又看了看自己的,然后肯定的说。

“那我怎么感觉我从来没见过你啊?”金有些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好奇的问。

“……可能是我不怎么出门的缘故吧。”

“原来是这样啊。那格瑞,我们明天见!”金把头留在门口,跟格瑞说完再见后,随即进了屋子,关上了门。

当成绩发下来时,金登时怔住了,然后表情迅速的垮了下来。

“完蛋了,这次姐姐绝对会生气的。”金愁眉苦脸的看着卷子上的成绩。

“本小姐为你心疼三秒钟。”凯莉看到他的成绩之后,噗嗤的笑了出来。

“怎么办啊姐姐绝对会找人来给我辅导学习的然后我这个假期就没有了……”

凯莉看了他一眼,还是那句话:“加油吧少年,你可以的!”

果不其然,当秋看到金的成绩后,一句话也没有说。第二天,秋就告诉他,她给金找了个辅导老师,只比金大了一岁,而且离自己家很近。

金垂头丧气的坐在书桌前,等着他的辅导老师来。不一会儿,他就听见自己的房间门被推开了。

当他抬头去看的时候,登时愣住了。

“格瑞?”

格瑞看见他时也愣了一下,他从没想到过自己的辅导对象居然是金。

自从上次打了个招呼后,金就时常跑过去找他。一来二去,两人就熟了起来。

金看见格瑞后非常激动,直接就张开双臂扑了过去。格瑞用手掌抵住金的额头,没有让金的计谋得逞。

“笨蛋。”

“别闹了,我要开始讲了。”

格瑞基本上讲了一个通宵,金才终于弄懂了大概。

漆黑的夜幕被清晨的阳光照亮,露出了世界原有的样子。

——END——

评论
热度(20)

© 孢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