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孢菌。
叫孢就好
不会写文……
超爱你们

【晨露欲坠,天色将明】

头像from@没有金就要死的幽子
最爱的人@罗口工汼 ❤
她画画超棒呜呜呜呜呜呜(嗷你们可以叫她蜗牛也可以叫她疏羽w)
画绑@没有金就要死的幽子

不混凹凸,只混同人
瑞金洁癖,其余杂食
雷嘉瑞嘉,和雷卡雷
渴望减肥却控制不住ji己
别期望看车,我不会写车!!!
月更选手(耶(有什么好兴奋的暴打自己)
7.12生日(眼神暗示
注意:这人情商超低!!!
幼儿园水平文手!【高亮】

【瑞金】初遇

忙里偷闲写的,是个除妖pa
不知道会不会有后续
是除妖师瑞x暗妖金
手机打字超难受
原谅我

——

夏夜的萤火虫星星点点的在夜空中飞舞着,蝉在树上烦躁的鸣叫着,几盏灯笼挂在院子的门檐下,忽明忽暗,使得这静到极致的夜晚极其诡异。

黝黑的院子里,几个人正在提着灯笼交谈,其中一个应该是这会人家的主人。

“道长,是这样的,我最近发现我儿子的影子不见了。”

“不见了?”

说话的人一身长袍,银白色的长发用一根发带系在脑后,紫罗兰色的眸子里没有丝毫波动,像是有一层厚厚的冰一般,看不透冰层背后的深渊。

格瑞冷冷的打量着周围的环境。自从进了这户人家之后,他的确感觉到了妖气,不过非常非常淡,应该是刚刚形成的妖,没有多大的妖力。而且这妖气并没有任何恶意,反而带了些许纯净的气息。

“是的,就是在前一天,我猛的发现我大儿子影子不见了,似乎是凭空消失的。我的妻子和其他儿女在光的反映下都有影子,唯独我大儿子的不见了。当时可吓坏了我们,都以为他是鬼怪,但是他却有体温,一切正常,唯独影子不见了。道长,我儿子会不会被什么妖怪附体了啊?”主人有些紧张的问。

“影子消失……”脑海中细细的搜索着与影子有关的妖怪。许许多多种想法被他一一排除,但是到最后也没有与之符合的。

“那可否让我见一下令郎?”

“当然可以,道长这边请。”主人带着他在一间屋子门前停下,然后把手中的灯递给旁边的人。

敲了敲门,然后推开了它。里面有一个神情焦虑的人坐在床上,看见门被推开后,整个人蹭的站了起来:“父亲,人请来了吗?我还有救吗?”

格瑞乘机低下头,借着烛光看那人脚下的倒影。果然,其他人都有影子,只有这个人没有。

“你快快站好,让道长仔细看看你究竟是怎么回事。”这人安抚的对着他儿子说,然后有些期翼的看着格瑞。

那人的儿子一脸无措的站在原地,任由格瑞打量着他,手紧张的握成拳头。

格瑞从袖中抽出两张符。一张贴在门旁的墙壁上,然后把另一张符贴在了那个人身上。然后对他们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主人紧张的带着他的儿子出去了。

待到门关上后,格瑞抽出了几张符,将它们掷贴在不同的方位,然后拾起桌子上的笔,在地上画了一个巨大的阵法。

画完后,他拿出一张符纸夹在食指和中指之间,闭上双眼,念起了一些奇怪的语言。

只见阵法中的某个方位的空气似乎在波动。

找到了!

格瑞猛地睁开双眼,将手中的符朝那个方向一掷。

“还不快现身!”格瑞冷喝。

一个人影突然出现了,奇怪的是,格瑞的符正好贴在他的脑门上。他有些怔怔的看着格瑞,似乎不敢相信自己已经被发现了。

那妖怪有着一头耀眼的金发,有些细碎的发丝零零散散的刚及肩头。湛蓝色的眸子如同最纯粹的宝石一般没有一丝一毫的杂质。淡黑色的短角生长在他的额头上,左脸上有一小部分长着同他的角一般颜色的鳞片,在烛光的照射下闪着幽幽的光芒。

“你是谁?”格瑞问。

“我……我叫金,是一个妖怪……”妖怪看着他的眼神有些慌乱。

“是什么种族的?我似乎从来没有见过。”

“暗族。”金发现格瑞对他没有恶意后,也松了一口气。“我的祖先叫做‘暗’,人类的影子是我们的美味,同时,我们也能从你们的影子里看见你们埋藏最深的秘密。”

“诶,你还没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啊?”金朝格瑞笑了笑,露出了洁白的牙齿。

格瑞明显的愣了一下:“格瑞。”

“你会杀我吗?”

格瑞打量了他一眼:“……不会。”

“那……既然都被发现了,我也没法继续留在这里来……我可不可以跟着你啊?你放心好了,我走了之后这个人的影子还会回来的。”

“……随你吧。”

等他反应过来自己都说了些什么都时候,明显的愣了一下。

金欢呼一声:“太好了!格瑞你真是个好人!”

算了,有个人陪着也不赖,虽然对方并不是人。

“先说好,如果你跟着我,就不能吃我的影子,明白了吗?”

“啊……好吧。”格瑞看到金的表情明显的垮了下来。

他轻轻的勾起了唇角,很淡很淡,转瞬即逝。

“诶格瑞你笑什么?”

“我有笑吗……”

“你真的笑了,我看见了,很好看的。”

“……可能吧。”

——END——

评论
热度(11)

© 孢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