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孢菌。
叫孢就好
不会写文……
超爱你们

【晨露欲坠,天色将明】

头像from@没有金就要死的幽子
最爱的人@罗口工汼 ❤
她画画超棒呜呜呜呜呜呜(嗷你们可以叫她蜗牛也可以叫她疏羽w)
画绑@没有金就要死的幽子

不混凹凸,只混同人
瑞金洁癖,其余杂食
雷嘉瑞嘉,和雷卡雷
渴望减肥却控制不住ji己
别期望看车,我不会写车!!!
月更选手(耶(有什么好兴奋的暴打自己)
7.12生日(眼神暗示
注意:这人情商超低!!!
幼儿园水平文手!【高亮】

【瑞金】集市

是之前的除妖pa

给自己激情写生贺

又老了一岁hhh

写完我就要被摁在作业堆中了......

依旧是幼儿园水平


——

“醒醒,金。”

 

金模模糊糊的听见了一个声音,但是巨大的困意席卷了他,他并没有在意,翻了个身,迷迷糊糊的说:“我……我再睡会......”

 

话音未落,床上的人(应该说是妖),便再次没了音,空气中甚至可以听见他均匀的呼吸声。

 

格瑞面无表情的看着继续在床上呼呼大睡的金,说实话,他从来不知道妖怪会这么贪睡。

 

“醒醒,我们今天要去集市。”格瑞又伸出手拍了拍他,于是金又翻了回来,但是眼睛还是闭着的。

 

格瑞看着金熟睡的样子,突然起了一丝捉弄的心情。

 

金仿佛感到有一个微凉的东西覆在了他的鼻子上,这使他感觉有些闷。他皱了皱眉,然后张开嘴呼吸。但是下一秒,便感觉有一个同样的东西又覆盖在了他的嘴上。

 

“呜哇”

 

金猛地坐了起来,格瑞也顺势收回了手。

 

当他看见格瑞收手的时候,仿佛才明白刚刚发生了什么。

 

“哇格瑞你为什么不让我呼吸?”

 

“你睡得太沉了我喊不起来。”

 

“有吗?”

 

“有。”格瑞看着他,认真的说。

 

金最终在格瑞的注视下默默的起床洗漱。他一边擦脸一边问:“我们今天去哪里啊?”

 

“我不是说过了吗?”

 

“啊?”金一脸茫然,“什么时候?”

 

“我喊你的时候就说了。”

 

……似乎他之前确实有听见格瑞说要去什么地方,但是他没听清……

 

格瑞看着他,知道他之前没有听,最后还是重复了一遍:“我们今天去集市。”

 

“去集市?”

 

“嗯,我的符纸不够用了。”

 

“符纸?普通的集市上会有?”

 

“有专门的门铺的。”

 

“这样啊。”洗漱完毕,金仿佛又回到了之前的精神头,兴致勃勃的说:“好啊,那咱们就出发吧。”

 

格瑞看着就要打开门的金,淡淡的说:“你确定收拾好了?”

 

金收回了手,一脸疑惑的看向他。只见格瑞看了一眼金的额头和脸,金下意识的一摸。

 

……似乎,他忘了把角和脸上的鳞片给去掉了。

 

金把不属于人的特征改变后,才默默的看向格瑞:“可以了吗?”

 

“好了,走吧。”

 

 

熙熙攘攘的集市上热闹非凡,各色各样的摊子看的人眼花缭乱,你可以看到有挎着篮子与商贩讨价还价的妇人们,正在胭脂摊选商品的年轻姑娘,以及拿着吹糖人做的糖人后兴高采烈的孩子……

 

“哇格瑞,你看这个糖人,看起来好好吃啊。”金站在一个吹糖人的老人的摊子上停了下来。

 

格瑞看着金那渴望的眼神,最终给他买下了一个糖人。

 

拿到糖人的金开心极了,一直兴致勃勃的欣赏着手中的糖人。

 

走在前面的格瑞突然停了下来,而金由于处于开心的状态,没有看路,以至于一下子没刹住车,直接撞到了格瑞的背上。

 

“呜哇。”金揉了揉被自己被撞红的鼻子,“格瑞你为什么突然停下来啊?”

 

“到了。”格瑞看了看身后正在揉鼻子的金,“你就在着附近等我,别跟着我进去。”

 

他怕遇见同行的人会认出来金是妖,那时金的处境就危险了。

 

他不想让金被同样是除妖师的同行封印或者杀掉。

 

不知道为什么,只要他一想到金会死,他的心里就会就如同被揪住了一样。

 

“哦。”虽然金好奇格瑞为什么不让他进去,但他还是没有多问。

 

 

等到格瑞出来时,他发现金就站在附近的包子铺旁边等着他。

 

“走吧。”

 

“去哪里啊?”

 

“回家。”


——END——

评论
热度(6)

© 積極廃人 | Powered by LOFTER